辰东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恋爱综艺里和前男友假戏真做了 > 第35章 心心念念(五)送皮带是什么意思

第35章 心心念念(五)送皮带是什么意思(1 / 2)

综艺录制时间不是秘密, 慕华怕两人在机场被堵,骆念脾气不怕什么,盛景延这个破烂脾气又要折腾人, 于是亲自护送等进了候机室才放心。

“你综艺里给我老实点儿啊, 收敛脾气少怼人。”慕华说完,又转身跟骆念说:“你管着他点, 别让他为所欲为,一天到晚给我找麻烦。”

骆念忙点头。

盛景延嗤了声:“行了你,一天到晚教训我,我妈都这么嘴碎。”

慕华指指自己, “我嘴碎?我嘴碎还不是你『逼』得?一天到晚就会给我找麻烦捅娄,我接手你到现在处理了多少危机?带你还不如去支援叙利亚,你可给我闭嘴吧。”

骆念忍不住笑起来,盛景延听见了,头拨了他耳朵一下,“笑我呢?”

“笑。”

“还笑?嘴角都咧到耳后根了, 长本事了。”盛景延伸手去挠他痒痒, 骆念挣扎躲开, “不笑了不笑了。”

候机室里很安静,骆念的手机提示音突兀响起, 他一下僵了。

“怎么不接?”盛景延问。

骆念怕是叶洋找他, 强装自然的拿出手机离他远了点才接起来, 对女声言简意赅说了叶洋被抓的事情,他是唯一的联系人。

骆念头看向盛景延, 与他四目相对时又躺着一般转去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不算长的通话结束,骆念攥着手机沉默了一会, 他和叶洋之间感情不深,听见他被抓时有难过反松了口气。

“谁的电话?”盛景延问。

骆念按灭手机,“打错了。”

盛景延知道不是打错了,但多问,“了,该登机了。”

这次录制地点选在了四季如春的谷城,一下飞机就看到了碧蓝如洗的天空,烈日照的人睁不开眼睛,其他两组已经到了。

唯一的女嘉宾江沁沁头上戴着个草帽,小短裙下两条长腿笔直修长,看起来青春活泼,可爱的不得了。

于潇背着吉他站在一遍,手里拎着半瓶矿泉水,热得整个人蔫蔫儿的不想说话,旁边的越朗沉默着。

商与看到盛景延姗姗来迟,淡淡道:“盛影帝工作忙,来一趟辛苦了。”

盛景延一笑,“老祖宗有句话你听过有?”

商与抬眸看他,其余众人纷纷抬头。

“红,办法,机场被堵得不行,你就不用承受这个苦。”盛景延忍不住叹气,还嫌不够似的补了句:“真羡慕你,我想来早。”

商与淡淡收视线,“老祖宗不会说这种不要脸的话。”

【哈哈哈太欠了,我要是商老师我一定蹦起来弄死他,这张破嘴。】

【的嘴上长了个人,能不能来个人把盛景延的嘴巴缝上啊,不然我怕综艺录完其他几个老师都被气成脑溢血了。】

【哪个老祖宗会这么说话啊哈哈哈哈,他说这话之前我还以为他要说点什么文言文,结果这一出,我要是商老师下一个剧本我就把他写死。】

【商老师,下个剧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,让他感受到文字的量。】

相比较盛景延的欠,骆念则显得温柔许多,挨个儿打了招呼,“商老师你别跟往心里去,我们来晚是航班延误了。”

商与说:“管管他,不然迟早让人打死。”

骆念:“一定一定。”

总导演见所有人都到了,上来打了招呼:“这一期我们有任浪漫基金,所有的钱都靠大家自己赚取。”

越朗抗议道:“一『毛』钱都不给?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

江沁沁娇声埋怨,仰头跟于潇商量办法,看见他背着的吉他灵光一闪:“要不然我们去卖唱吧,你唱歌这么听一定行!”

越朗醍醐灌顶,“对哦!我能去卖唱,等会儿我要不然联系一下经纪人直接开个演唱会,到时候给大家免费啊。”

江沁沁:“你别窃取我们创意!”

骆念有点担忧,越朗和于潇两人都是歌手自然是问题的,盛景延是演员,就算他会唱歌不可能让他去站那儿卖唱,自己唱不了。

他总不能去给人摆摊看病吧?

骆念试想了下,拉住个人就问你有病吗?我给你看病吧,估计会被当场打死。

“这次的房我们通过抽签决定,石头剪刀布赢取后选择权。”导演说完展开手掌,有红黄绿三个彩『色』小球,里头分别装着纸条,对应助理手里的地图。

“这次我一定拿最的房,我运气一流。”越朗自信满满的朝商与一扬下巴,撸起袖说:“谁来。”

“潇潇去,给他个厉害!”江沁沁推着于潇,呐喊给他助威。

骆念知道盛景延是不可能过去的,于是动过去,总导演喊了开始,两轮石头剪刀布下来,越朗不败之地拿了个第一,骆念则最后一个选。

越朗挑了个黄『色』,兑换了地图发现是个花开遍地的海景房,兴奋的抱起商与转了两圈亲了下去,商与一下愣了,越朗反应过来,耳朵一下红了直接将他松开后退了几步。

“那个,我们这个房像最。”

商与伸手『摸』『摸』越朗那一头青茬,一贯冰霜似的冷淡表情仿佛化开了温柔,“运气真。”

越朗有点不自然的躲了躲,头看着于潇挑到了古朴的四合院,又奇的去看骆念,一展开地图顿时瞪大了眼。

“太不是人了。”

骆念看着几乎是几根木棍和毡布搭起来的花棚简房,陷入了沉思。

这已经不能算是房了,床就是一块木板搭在垒起来的砖块上,花棚一看温度就巨高,在二十多度的天气里多半是要中暑。

盛景延拿过地图,“家了。”

两人顺着地图找到了房,骆念看见荒野般的花卉基地,他们的花棚就在最里侧,一开门巨大的热气仿佛有实体一般冲出来扑在脸上。

“热。”

骆念探头进去看了看这个棚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卉,有淡淡的腐土气味,『潮』湿又闷热。

盛景延将两人的箱拿进去,骆念看着艰苦的环境越发自责,上一期盛景延都能拿到最的房,这一期他却只能拿到最差的。

“学长,对不起。”

盛景延坐在屋里唯一能坐的家具“床”上,招手让他过来,“来,玩个石头剪刀布。”

骆念不明所以,但还是在他的一二三里老实伸手,三次都赢了,正想说话就被盛景延牵着了出去,参观了一遍花棚,各种颜『色』的花被养的很,叶片肥厚花瓣饱满,是他们在平洲完全有见过的那种漂亮。

盛景延摘了个小花苞抵在骆念唇边,“吸一口,有花蜜。”

骆念将信将疑的低下头,张口含住了小小的花苞轻轻一吸,果真有淡淡的清甜花蜜,盛景延将花苞扔进嘴里嚼了嚼。

花棚不算大,很快就到了尽头,角落竟然种着一小片草莓,果实硕大鲜红。

“这里环境……唔!”骆念嘴里被塞了颗草莓,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。

“念念,如果我去拿了这个房,你会怨我吗?”

“当然不会!”

盛景延伸手蹭掉骆念唇边的草莓汁,心念一动唾沫在他的唇上,看着嘴唇变红才又继续说:“比赛输赢有运气的成分,你拿到什么房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,不用总想着把最的给我,你已经是我能拥有的最的了。”

骆念怔怔看着他,盛景延看他还反应过来,低声靠在他耳边说:“上一期我说,地方小就得抱着你睡了,这一期就能抱着你睡,谢谢念念满足我这个愿望。”

骆念一把推开他,红耳赤的想否认但又说不出话。

“去找个篮来。”盛景延说。

骆念忙小跑了,躲着密集的摄像头到了个盲区才缓了口气,盛景延刚才说他已经是能拥有的最的,是那个意思吗?

骆念『舔』『舔』唇,似乎还有被他摩挲过的温度,忍不住又『舔』了一下。

花棚温度高,连带着骆念身体都觉得燥热,伸手『摸』了『摸』腺体,还。

前几天盛景延给的那个标记让他的发情期被彻底压下去,但唤醒了他对于标记的记忆,看见他就总想要被咬,忍不住在心里鄙夷半天。

“骆念?”

“啊,来了。”

骆念拿着篮去,盛景延让他摘半篮,“咱们出去卖草莓。”

“半篮够吗?”骆念看着还剩半圃应该还能摘这么多,就打算全摘了,盛景延把他拽起来,“不摘了,留着给你吃。”

骆念抱着篮跟在他后,忍不住翘起嘴角,偷偷拿了一颗塞在嘴里还吃完就被抓了个现行,“我就吃一个。”

“过来。”

骆念伸出手给他,盛景延牵着他往前,“吃吧,吃完了咱们就只能去卖笑了。”

“咳。”骆念差点呛着,盛景延扫了他一眼,看到旁边花圃有人探头进去,“老兄,借个草帽戴戴?我男朋友怕晒。”

男人小跑出来,看到他们身后乌泱泱的摄像愣了下,又记起前打过招呼的节目组,忙说:“行嘞行嘞,你拿吧。”

骆念看到旁边的称,“我们能借一下这个吗?”

“可以你拿去吧,会用吗?”

“会的。”

盛景延看着旁边的小三轮车,一并借了过来,搬了十几盆花在车厢里放着。

“你行吗?”骆念忍不住问。

盛景延侧眸扫了他一眼,“我什么?”

最新小说: 恶毒女配五岁半 救命!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会读心 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 女扮男装进男寝,做反派们的小团宠 塌房后锦鲤影后的好运又爆棚了 重生后她带着空间修古董 宠爆,少夫人又掉马甲了 奶团五岁半,大佬们排队宠疯了 重生八零团宠小娇娇 重生七零锦鲤小甜宝